<p id="pldvj"></p>

      <noframes id="pldvj">
      <big id="pldvj"><big id="pldvj"><progress id="pldvj"></progress></big></big>

      <noframes id="pldvj"><ol id="pldvj"><big id="pldvj"><th id="pldvj"></th></big></ol>

      熱門新聞動態
      公共廁所:如何讓城市生活更美好?
      來源:北歐世家 點擊次數: 時間:2016-08-10
        新華網海南頻道11月25日電(記者趙葉蘋、夏冠男)這樣的如廁經歷令人難忘:憋一口氣,踮著腳尖,走進陰暗潮濕、蚊蠅亂飛的廁所里,火急火燎地“方便”完,便逃也似的出來,深深吸一口干凈的空氣……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公廁“臟亂臭”問題沒有引起人們的重視。小廁所里也有大學問。在剛剛結束的第11屆世界廁所峰會上,來自國內外的與會專家認為,建設清潔、節能、綠色環保的公廁,是現代文明的標志,它能使人們的城市生活更加美好。

      公共廁所:許多城市不愿揭開的傷疤

          剛從日本旅行歸來的林先鋒談起當地的廁所,不禁嘖嘖稱贊,他認為用“舒服”二字形容他的感受最為恰當。

          “要在內地旅游,最好少喝水,避免路上內急,憋得滿頭大汗。”林先鋒說,男的可以找一個隱蔽的地方解決,女的更為麻煩。與國外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很多城市建得很漂亮,高樓大廈遍布,但很少有留給公廁的空間。公廁環境差、容量小、分布不均、管理水平低等問題與人們的巨大需求之間的矛盾日漸凸顯。

          記者去年春節在南京火車站看到,由于火車站內公廁太少,旅客不得不在肯德基門前排起長隊,足足有1公里之長。廁所比春運期間的火車票還搶手,這讓肯德基的經營者十分無奈:“我們承擔了火車站的部分責任。”

          據世界廁所組織提供的數據顯示,每人每天約上廁所6次至8次,一年大約2500次,人的一生中有2年至3年時間是在廁所里度過的。從某種意義上說,廁所服務系統的完善與否已成為衡量一座城市乃至一個國家文明程度的重要標志。在我國許多城市,公廁儼然成為“硬傷”,是當地主政者不愿揭開的傷疤。

          中國城市環境衛生協會副理事長陶華說,截至2009年底,全國的公廁11.8萬多座,這遠遠不能滿足公眾的需要,隨之而來的設計、建造、管理與服務要求越來越高,整潔衛生、節水節電、防蚊蠅防異味、對特殊人群的關照等問題都亟待解決。

      公廁建設:公益化是唯一出路

          參加本屆世界廁所峰會的專家學者認為,世界公廁問題難以解決的癥結所在,就是其管理運作主體之間的博弈。政府建設、私人經營,我國一些地市都有不同嘗試,但產生的效果各不相同。

          據了解,在我國不少城市,為解決“如廁難”問題,地方政府鼓勵社會單位或者個人投資建設、養護公共廁所。但這種向市場購買服務的做法收效甚微。

          山東省濟南市推出的“公廁市場化革命”曾因一所移動公廁一年經營權以35萬元的“天價”中標而備受關注。但這些在建設之初好評不斷、熱鬧一時的市場化“移動公廁”不久就遭遇市民的抱怨:入廁每次收費5角,價格偏高;一些經營者利用移動公廁的空間,以售賣商品為主,提供“方便”為輔;不及時清掃衛生,影響市容……

          在???,由私人投資百萬元建設的海南首座豪華公廁2004年開放,如今已破敗不堪,豪華設施不堪使用頻頻罷工,近十個廁位變成儲藏室。三亞市園林局負責人曾告訴記者,三亞市也采取過向市場購買服務的公廁運營方案,但時間一長,公廁大多變成商店,甚至是居家住所,喪失了公廁的所有功能。

          “沒有良好的衛生環境,小康生活的目標很難實現。”參加峰會的新加坡前外交部部長楊榮文說,高級酒店、餐館、商場的廁所總是夠用的,因為這跟他們的利益相關,而公共場所的廁所總是不夠用,如果能讓市場機制在廁所管理方面做一些調整,會收到不可多得的效果。

          “公益化還是廁所革命的三個標志之一。”山西省臨汾市市長助理宿青平說,從臨汾的經驗看,公廁建設唯一的出路是公益化,納入公益事業范疇,由財政出資建設。在過去3年里,臨汾市采用“政府主導、市場參與”的辦法,建設了60座廁所,老百姓不再需要花錢上廁所。